拐个男神当老公

萝卜兔子

首页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拐个男神当老公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神明今夜想你 许你独一无二的例外 重生之才女当家 被迫跟顶流恋爱后我爆红了 我的青春你的城 有个女孩叫夏桐 爱在樱兰幽灵公主 彩虹在转角 拐个男神当老公 我粉丝是帝国第一
拐个男神当老公 萝卜兔子 - 拐个男神当老公全文阅读 - 拐个男神当老公txt下载 - 拐个男神当老公最新章节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 []

57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自从碰过面加了微信,张默芸对苏豆,那简直如同热恋中的情侣,恨不得把心掏出来。

张默芸自己也在上学,两个学校挨得远,课业繁重,就算有车也不能常来,于是经常通过微信联系苏豆。

今天给苏豆发微信说:要心平气和,有话好好说,不能打我哥哦。

明天又发一条朋友圈,把当时在图书馆拍的那些机械工程书的照片都放出来,特别娇羞软萌的说谢谢苏豆,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苏豆每次看到张默芸给自己发的消息或者朋友圈,浑身都要哆嗦着起一层鸡皮疙瘩,她深深地怀疑张姑娘她不仅仅是圣母,大概还是个兄控吧?

要不然几本书至于激动成那样吗。几本书就把她收买了,一口一口苏豆,天天发消息来问候聊天,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敷个面膜就要睡觉的时候,竟然还用微信和她聊起了人生。

在张姑娘的描述中,她是在母亲编织的童话里成长起来的小公主,她的童年如秋风落叶般凄惨,又如夏花般灿烂绚丽,是简爱和林黛玉的综合体。对于这些描述,苏豆简单理解了一下,大概就是梦幻童话女主角什么样,她张默芸就是什么样。

大晚上都要睡觉了,听到字句期期艾艾又十分自我的文字,真是闹得苏豆半点睡意都没有,出于礼貌,她只能偶尔回复一句,表示自己有在看,没有睡着。

不过这么聊了几天,苏豆也从中摸索得到一些更具体的讯息。

比如张顾寒的生母去世得早,张顾寒的老子几乎没有担起一个当父亲该有的责任,比如张家两兄弟虽然不太搭理张默芸母女,但张默芸的妈在张家像个保姆管家一样什么都管,也管两兄弟的吃穿学业,和那个只知道给钱的人渣爹比起来,兄弟两个的的确确在年少时期受过他们那位“后妈”的些许照看。

再比如张顾寒的老子年轻时候在外面潇洒得很,年纪大了之后,身体便每况愈下,大不如从前,大概是有所反思,觉得一辈子忙忙碌碌匆匆而过,原配死得早,太对不起两个儿子,于是有心让他们回家继承家业。

张姑娘虽然又啰嗦又不懂得人和人之间适可而止的道理,但文笔真心不错,苏豆看她写的那一行行字,跌宕起伏还不忘起承转合,比午夜八点档的狗血婆媳剧还好看。

正是因为太好看了,看得忘乎所以,心里不免内疚起来,觉得这样窥探张顾寒的家事不好,万一他并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岂不是知道了些自己不该知道的。

可张默芸又不懂这些,更不知道苏豆的顾虑,她只管不停发消息,竟然又说:“我和妈妈还有张爸爸提过你呢,他们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张爸爸还说找个时间见见你呢。”

苏豆:“……”好吧,她就知道,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八点档可以在午夜独自享受,势必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她又忍不住想,张顾寒的爸爸这么说到底只是随口客气客气,还是真的有这个打算?她多么希望这真的只是随口的一句话。

张默芸的事苏豆没有和张顾寒说,她还是十分顾虑,瞻前顾后。没办法,谁让这事她男朋友的事,大神平时那么自信骄傲,对张家的家事三缄其口,大概也是有口难言,她多嘴的话,他会很没有面子吧。

5.2却提醒苏豆道【尊严对男性至关重要。但以我对恩公的了解,智商到他那个程度,不可能猜不出来以张默芸的性格,加微信之后会不会对你说什么。】

苏豆:“哦,听上去感觉你现在智商也好高的样子。”

5.2【你是在嘲讽我吗?】

苏豆:“不,我只是觉得,以大神那迷一样的自信,他大概觉得不管张默芸和我说什么,我都会死心塌地继续喜欢他。”

5.2沉默了一下,大约是在思考,半晌才道【你说的对,毕竟你对他的尺寸还是十分满意的。】

苏豆忍不住要就和5.2拌起了嘴:“我以为你和过去那些几点几都不一样,至少气质上应该有所不同。”

5.2【我说过,关于本质属性方面,除石不管等级到几点几,在某些不可改变的方面都是一脉相承的。】

苏豆:“但你最近的表现挺正常的,答应我,能继续好好保持下去,不要提那些有的没的吗?”

5.2【请问,你说的有的没的,是否是那条可以具体到十八厘米长的某条实体物件。】

对话到这里已经完全进行不下去了,苏豆索性不再回复纠缠这个问题。

他和大神最近相处交往得这么好,再接再厉,以后说不定就是准老公了!

张顾寒最近却深受张小曲这小崽子的叨扰,经常收到微信短信电话,他不理睬便是一顿通讯轰炸,某次半夜躺在床上,竟然听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二哥!”

起初张顾寒吓了一跳,好在理智没有脱轨,想到那小屁头拥有一个高等级许愿石,猜到是怎么回事。

张小曲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二哥,你在干嘛。”

张顾寒叹口气,十分无语,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是不是都这么闲,大半夜都不睡觉,他无语地问:“干嘛?”

张小曲:“你没和你那只母老虎在一起吗?”

张顾寒:“叫姐姐!”

张小曲:“哦,母老虎姐姐。”

张顾寒也是没气了,心里问他:“你大半夜不睡觉找我干什么?”

张小曲:“啊,没什么啊,就是睡不着。二哥,你知道吗,大哥好像最近都在约会,我问大哥的那个小助理,助理也这么说的。”

张顾寒真想不通现在这些定点大的孩子兴趣爱好怎么能这么广泛,兄长恋爱约会和他们有关吗?考试能加分吗?

他对张煜凌的这些私生活向来没兴趣,可架不住张小曲特别有兴趣,小崽子问东问西,问张顾寒有没有见过大哥的约会对象,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对此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张顾寒却懒得搭理这些事,没多久就睡着了。

张小曲觉得无趣啊,本来以为有了高阶许愿石就像圣诞老人有了驯鹿雪橇车,他以后连烟囱都可以爬了,然而62.2十分谨慎胆小,还怕暴露,根本不让他乱跑,他只能找知道真相的张顾寒。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找苏豆,但是他对苏豆的感觉很奇妙,又怕又想亲近,外加62.2那胆子是自动铅笔芯做的,只有0.3毫米,深怕自己某天就被苏豆的许愿石掠夺了,一提苏豆就装死。

张小曲离开了张家,闹不出个风风雨雨、看不到有人对他咬牙切齿他就浑身不舒坦,尤其他发现自己祸水东引之后,张默芸对苏豆的评价竟然特别高,一句一个苏豆真好,要是不打二哥那就更好了。

张小曲半夜躺在客房的大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最后那时不时冒出坏水的小脑瓜里叮咚一声,某个绝妙的主意瞬间亮了。

苏豆这天从起床起,眼皮子就轮番跳,她还特意问郑晓晓,到底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还是左眼跳灾右眼跳财。

郑晓晓说她想太多,大概就是晚上睡觉压到了某根神经,这会儿那根神经正在做早操缓解局部压力。

这天早上课满,下午有两节课,张顾寒有校内专业研讨会,一整天都见不到人,苏豆上完课去自习,却意外接到了张默芸的电话。

张姑娘说:“苏豆,我在你们学校南门外面,你,你能出来一下吗?”

苏豆还没有走到图书馆门口,接到这个电话边顿住脚步:“你有什么事?”

张默芸吞吞吐吐道:“哦,我给二哥带了点东西,想让你帮我转交一下。”

苏豆直觉,她在撒谎,但5.2也搜寻不出什么,苏豆便想刚好去南门看看,顺便买点零食。

结果走到南门口,既没有看到张默芸那辆吸人眼球的车,也没有看到她本人,打电话过去一问,她竟然说她在南门巷子出去之后马路对面的一家中高档咖啡馆。

苏豆只得背着书包寻过去,到了咖啡馆,正见张默芸站在门口,一脸思虑,还十分犹豫。

苏豆过去,奇怪地问她:“你没吃饭?找我喝咖啡?”

张默芸:“不是不是。”又有些为难地说:“是这样的,张爸爸和我妈都在里面,他们想见见你。”

苏豆愕然:“啊?”这算怎么回事,难道前些天张顾寒的爸爸还真不是客气客气的,说见就想见了?

苏豆总觉得很奇怪,心里下意识就有些排斥,她赶忙说:“你二哥知道吗?”

张默芸的脸色终于委屈了起来,说道:“不知道啊,他们都不让我说,二哥要是知道肯定以为是我搞出来的事,我好不容易和二哥的关系缓和一些,都怪那个谁”

苏豆看着张默芸,心说你有这个心,怎么没有发散一点圣母之光,劝劝你爹妈,又奇怪:“都怪谁?”

张默芸不知该怎么解释,说了一句不是,顿了顿,又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听我妈的意思,有人和张爸爸通电话说点什么,然后张爸爸就把我叫过去问我一些我二哥的事,我说我知道的不多,让后他就说刚好有时间见见你。”

苏豆脑子飞快一转:“这样不好,你就当我这会儿没见过我,我回学校了啊。”

张默芸一把抓住苏豆:“要不,你人都来了,还是见见吧,张爸爸这两年挺想大哥二哥的。”

苏豆心说要完,这姑娘的圣母之光这会儿照耀到他张爸爸那边去了。

5.2却道【顺其自然,也可以见见。】

苏豆心道:“你们石头不懂!我家挺普通的,大神家一看就有钱,你光看张默芸开的车就知道了。社会地位差距太大,人家想见过我,说不定根本不是想打听大神的境况,我又不是不懂,我妈给我姐找对象还要门当户对有房子,人家有钱人肯定也这么想。说不定今天就是拿钱让我离开他儿子的呢?”

5.2的回答可以说是逻辑满分【哦,他给你钱,那挺好的,收着吧。】

苏豆:“不是白收的!收了说不定就要和大神分手了。”

5.2【收钱、分手、穷追猛打、我爱你但爱不起你、虐恋情深、滚床单后幡然醒悟,据本除石的了解,这些都是正常流程。】

苏豆:“…………”滚蛋。

但被5.2在耳边一搅和,苏豆心里反而放松了不少,如果——如果她没有亲眼看到她姐的车停在路边的公共停车位上,没有看到她姐一身工作装小西服拎着包从车上下来。

苏豆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姐?

张默芸认出苏米的过程和苏豆差不多,都是通过张小曲的通风报信。

但在张小曲的介绍里,苏豆是有名有姓,苏米却成了“那个和我大哥约会还给我大哥出主意收拾我的女的”。

三个女孩子在咖啡店门口一打照面,张默芸一脸疑惑不知道苏米为什么会提早来,苏豆奇怪苏米怎么会过来,只有苏米像个全部情况的知晓者,看到苏豆也不意外,看到张默芸也不奇怪。

张默芸率先和苏米打招呼,自我介绍后又指了指楼上道:“呃,张爸爸和我妈都在楼上,只是……”

苏米一身中层管理白领的干练劲儿,点头道:“我知道,我来早了。”

苏豆却对着苏米偷偷眨眼睛,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米余光瞥苏豆的表情,又对张默芸解释道:“我刚好在这附近有公务要处理,处理完就刚好过来了,”抬手腕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早,这样吧,我在附近逛一逛,到了时间我再过来。”

张默芸刚好顺坡下,连连点头道:“那好,那好,你先逛一会儿。”

像真的不认识一般,苏米也没和苏豆说话,转头就走,苏豆看着她姐的背影,更是一脑袋问号,不明所以,但她姐在转身之前偷偷给她打了个暗号——电话里说。

苏家姐妹两个做什么都有默契,这是从小上房揭瓦练出来的,苏豆脑子里一转,便犹豫着和张默芸进了咖啡馆,但上楼前却问服务员卫生间在哪里,打了个招呼便拎包冲进去。

刚进门,电话果然就响了,苏豆把门关好,立刻接上,听到对面苏米道:“约在学校门口,就猜到也有你。”

苏豆看看门口,确认没有人推门进来,站在浣洗台前疑惑道:“你怎么也来了?大神的爹这是要把我的直系亲属都聊一遍?”

苏米幽幽回道:“哪儿啊。这是小儿子的聊一下,大儿子的再聊一下。”

苏豆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大儿子?你和张煜凌?”

苏米特别淡定:“bingo!这个以后再说。话说回来,之前张家兄弟两个在咱们老家过年我就觉得奇怪了,就算父母在国外,春节总要过的,他们家又不差机票钱。我最近琢磨了一下,这兄弟两个大概和原生家庭关系不大好,刚好对方约我,我就答应了过来看看,总要实地考察一下。”

苏米不像苏豆还是个校园小白菜,各种顾虑,都市丽人商场白领基本都明白自己要什么,见约会对象的家人等于再多一份了解,不会有七七八八的顾忌,尤其在苏米看来,张煜凌要是一直瞒着她家里的事情那才是糟糕的事,索性自己来看看。

不过她可以这样,苏豆年纪还小,肯定会觉得别扭,见面地点又刚好约在A大附近,苏米用脚趾头想也猜得到这张家人是不是会赶场子似的见完一个再见另外一个,提早过来,果然被她撞上了。

苏米安慰苏豆,同时分析道:“这场见面有些仓促,张家应该还不知道我们是姐妹。你先去看看他们说什么,要是应付不过来或者觉得委屈就当场电话告诉我,我来应付,你别太担心。”

苏豆:“哦,好。”

挂了电话洗了个手,苏豆觉得她姐这沉得住气的气质真的特别棒,学也学不来,再镜子里看看自己,想想也快大四,眼看着没一年就要毕业,也不知道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久才能有苏米这份从容不迫。

5.2却在她耳边道【我倒是很欣赏你,一般像你这样脑路简单又清奇的人,很容易把一件事推向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刚说完,苏豆手里的手机叮的一声,张顾寒发来微信,说研讨会还没结束,问她是不是在图书馆看书,晚上吃什么。

5.2前脚刚夸完,苏豆后脚就走了一步特别偏的路数,她回复道【张顾寒同学,请你一定要淡定地看完我下面的话,务必理智冷静以及克制,因为我下面的一段时间,很可能需要你的友情赞助。】

一段话发过去,苏豆正要在对话框写第二段,那边很快回复【是爱情赞助,我们之间没有友情。可以。】

苏豆:“……”

她又继续打字【我马上要去咖啡馆应邀见你爸了,有点突然,但你能不能先给我个提示,你爸他见我,他是想干什么?】

这次那边回得更快【不清楚。但承诺不要做,条件不要答应,听不下去直接站起来离开。不用想太多。还有,给你钱和礼物就拿着,不拿白不拿。】

苏豆看着最后那几个字,突然有些纠结,倒不是犹豫该不该拿别人钱和礼物,而是——原来大神他家里真的很有钱啊。

这样的话,以后房车不用愁~\(≧▽≦)/~啦,满足爹妈对于男朋友必须有房子这项要求呢!

5.2【…………】这种宿主的脑回路,的确清奇得无以言表。

所以从卫生间出来,苏豆的心情竟然意外得特别好,跟着等在一楼楼梯口的张默芸上三楼包间。

而进了门,却见一个中年发福、印堂处有些许黑相的男人坐在桌前,一个穿着装扮贵气的阿姨坐在一旁正说着什么,门一敞开,两人同时望了过来。

张父不苟言笑,但打量苏豆,一眼摸清楚这就是学校里简单的女学生,看气质该是乖乖女那种,于是脸色转晴,好了不少。

张琼在张家这么多年,典型的和事老风格,她清楚自己的地位,也不想得罪张家那兄弟两个,知道张父早晚得把家业给两个儿子,于是反而对苏豆分外客气殷勤,她安分多年,基础打得好,不想因为今天的事让那兄弟两个觉得是自己背后捣鬼。

于是苏豆一进门,她便热情客气地招呼,又是叫服务员添水,又是让苏豆点单,挑喜欢的吃。

苏豆打了个招呼,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安静坐着。

张琼得到张父一个眼色,立刻站起来说出去看看女儿干什么去了,拎包起身离开,把包间留给张父和苏豆。

苏豆对张父的印象,就是典型的年轻人对长辈的感觉,会拘谨一些,尤其对面又是男朋友的爸爸。

然而张父却望了望窗外,突然开口道:“你们学校旁边的房价有多少了?”

苏豆不清楚这话指向,只能顺着道:“刚进校的时候听说有三万多,现在涨了吧。”

张父看着苏豆,沉稳问道:“有考研的打算吗?”

当然没有,但这个问题比较私人,苏豆不想回答,便没吭声。

张父似乎也没打算等苏豆真的开口回答有或者没有,幽幽道:“要是考研,我会在小寒毕业前给你们在附近买一套大的,100平小了些,200平勉强够用,估计也没有更大的。如果不考,市中心刚好可以挑一挑。”

苏豆万万没想到,这句话正中红心,她上楼之前正想着呢!张父这得多暗语人情世故才能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

但苏豆又想,不对,说中也就是巧合,这是拿口头的房子做好处钓鱼一样钓她呢。

果然,张父重新看向苏豆,平静地开口道:“我对小寒这孩子没什么太大要求,他从小学业就好,工作应该也不用我操心,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回来。我是劝不动,总要有人劝他回来……”说到这里停顿住,似乎是在等人接话。

苏豆很乖地接了一句:“劝不动那就用力多劝劝。”果然是拿口头的好处收买她。

能沉住气也在预料中,但张父还是被这种古怪的回答噎了下,总觉得这对话不对劲。不过他一个老板,人情世故起起伏伏看得多经历得多,压根没打算在苏豆这种小姑娘身上多费心思。

他直接从身侧的一个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向苏豆,示意她先看一下。

苏豆拿起来,目光钻进去扫了一眼,心里一抖,对5.2说了两个字:来了!

只见那信封里竟然真的躺了一张个人支票,苏豆学会计的,这辈子还没见过一张真的,只在会计实习课上见过印在书上的假凭证!

她即可冷静地将那信封放下,心说这辈子真是值了,哪个网络小写手收过这种支票?亲身走过这种剧情?她经历过啊,她有过啊!以后这种剧情她可以正大光明写了,狗血又怎么样,她自己经历过啊!

张父说什么都很平静,好像根本不是大不了的事,道:“就像你刚刚说的,劝不动就多劝劝,劝人也要耗费心力和口舌,这点都是小钱,刚好做零花用。”

5.2解说员上身【张顾寒的爸爸踢了一个火球给你,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苏豆却奇怪地想,为什么这种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哦,究其原因大概因为两方实力悬殊巨大,有钱人不愿意耗费精力,反正有钱,直接砸钱咯。也许在他们看来,钱本身就可以引导他们这些普通人的思考思路,进而达到控制的目的。

但苏豆又觉得,这样是不对的,这是有钱人对普通人的误解。

于是她默默在心里问5.2:“我要是说多了,他嫌我烦会不会掀桌,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这个叔叔安静地听我说两句,别听烦了直接甩门走人。”

5.2【收到。已向你的正对方丢去‘安静得听着,不会暴走’小外挂一个。】

苏豆默默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了才开口道:“叔叔,我说几句吧,您要是听着不喜欢也别和我一般见识。”

苏豆:“其实我和大……张顾寒谈了也没多久,开学后才确认关系的,他也没和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所以我知道的不多,还是最近认识张默芸之后了解了一些。我个人认为父子之间的关系需要你们自己去磨合,我能帮的忙实在很少,张顾寒他又比我聪明,智商比我高,我特意帮你劝他,他肯定会知道,到时候说不定会更反感。也不利于你们的关系。”

张父:“…………”

苏豆:“我刚刚看了下,您好像给了我一张支票,之前又和我提到了房子。我体味了一下,被人送房子送支票的感觉真的蛮好的,不过我妈可能更喜欢现成的大房子和支票。我的话,嗯,我更喜欢你儿子,如果真的收了,感情在物质面前很容易遭受质疑,这样的话,我真的不该收,您说是不是?”

张父被丢了个‘安静得听着,不会暴走’外挂,坐在那里好好听完了,意外觉得苏豆的话说得有理有据很是有道理,不过他听到苏豆提自己妈妈,习惯性觉得话外有话,疑惑问道:“你妈妈?”

苏豆:“哦,是啊,我妈喜欢房子,她也挺喜欢张顾寒的。”

张父突然想起来,据张默芸说,兄弟两个今年在G市的小县城过的年,难道就是在苏豆家?又听苏豆说她妈喜欢张顾寒,立刻肯定正是这样。

如此一来,张父不得不对苏豆的认识有所改观,他本来只以为苏豆是张顾寒谈的第一个女朋友,如今听说他带着张煜凌都去拜访过人女孩子的老家了,顿时郑重起来。

以他这么多年的观察和打探,大儿子张煜凌恋爱相处的女孩子的确有几个,小儿子张顾寒倒是一直孤家寡人一个,更不像那些富二代油子整天泡吧到处玩儿,而张煜凌自认为把弟弟的心理病例藏得很好,当老子要真查还是能查出来,所以张父从两年前起就知道小儿子的那个心理毛病。

不喜欢和女人接触?张父最开始不以为意,觉得那能是个什么大不了的病?不喜欢就是没体会过温柔乡的好处,体会过就不会有这在他看来不算毛病的毛病了。

而张默芸却在这期间发挥了她圣母之光的作用,她从张琼那边知道她二哥的这个心理问题之后,哭了三天,哭完后天天找心理案例和资料,时不时就拿到张父面前去哭诉,说她二哥多可怜,这个病多不好治疗。

张父被烦得不行,渐渐的,竟然真的重视起来,某一次突发奇想,脑子里跃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要是这心理毛病一直不好,他那从小就优秀的二儿子不喜欢女人了,跑出去喜欢男人了那该怎么办?

于是张父顺理成章也愁了起来,但如果张煜凌这个顶尖的心理医生都没有办法,他又能怎么办。

直到他现在坐在这个咖啡馆的包间里,郑重地审视起了小儿子的这个女朋友。

在他眼里,苏豆突然就和普通女孩儿不太一样了。

同时,苏豆耳边得到了5.2的又一次提示【恭喜!你已成功获得张顾寒父亲的好感度。提示:此好感度若能刷到白金等级,从此之后你将斩获白富美的绚丽人生!】

(⊙v⊙)这怎么回事,张顾寒、张小曲、张默芸,现在再来一个张父,他们老张家的好感度在她这里这么容易刷的吗?!难度等级怎么跟可以忽略不计似的?

再抬眼,张父已经从刚刚的淡然变成了此刻的正襟危坐,他抬手示意苏豆,自己站起来到床边打了个电话,接着坐回来,笑了笑,变得格外客气,重新对自己给的支票做了一番定义,说:“好孩子,这个钱你收着,就当帮我给小寒好了,你们快大四了,以后实习在外总要花钱,就当叔叔提前给的。”

5.2【叮!恭喜!好感度再次刷新!】

苏豆想了想,这都说是转交给张顾寒的了,就是帮忙带一下,自己推辞什么,于是默默收下,道:“好的,我帮您交给他。”

张父属于自作自受类型,如今有苦难言,又觉得苏豆是个突破口,深觉在渺茫中寻到了希望,可初次见面,有些话不方便多说,聊了几句便结束了这次会面。

下楼的时候,张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拎着一个蛋糕礼品盒递给苏豆,说是初次见面送的小礼物,分外客气,苏豆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张父刚刚打的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比起一上来就用房子钓鱼,给一个蛋糕作为小礼物又合情合理又方便接受下,苏豆也从中看出来,这该是张家人表示心意的方式。

苏豆很开心地接受下了,被张默芸送出咖啡店的门就赶紧给苏米打电话。

苏米懒洋洋喂了一声,还没开口,苏豆立刻作为先锋部队传授经验道:“姐!听我的!等会儿上去不管对方说什么,你直接说你是我姐!万事都能搞定!”

带着疑惑,苏米去见张父。大概因为她是出了校门的白领,又是张煜凌多个女友之后的现任,张父对她不是很当回事,但等她顺着苏豆的话,拐弯抹角表示自己是苏豆的亲姐姐之后,苏米惊奇地发现,张父的态度来了个一把八十度大转弯。

能不转吗?

张父人到中年,没有后院失火,竟然遇到了父子关系方面的中年危机,别人家孩子都开始子承父业的时候,他家里竟然一个愿意回来担家业的儿子都没有,别人家几个孩子争家产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家除了个圣母干女儿在整天光芒普照,上上下下安静得跟个鸡窝似的!

张父这半年都要愁死了!

现在好了,苏家这姐妹两个就是黏合父子关系的突破口啊!张父自己就是男人,知道女人的软话对他们这些男人来说用处有多大,那就是如沐春风,如润细雨啊!

张父年初求了一支签,上上,解说是紫气东来,姊妹添福,他还琢磨这姊妹添福是什么意思,现在突然豁然开朗。

人这种生物就是这样,七七八八打不上杆子的事情,稍微一联系,就能自己哄自己,自己安慰自己。

他深觉一定要好好把这姐妹两个拉拢过来,除了钱,就是诚意,只要能把两个儿子弄回来,多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苏豆从南门回校,刚踏进校门就看到了张顾寒,她还奇怪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张顾寒已走到她面前,帮她拎包解释道:“我问了张默芸。”

苏豆立刻咋呼地拉住男朋友的胳膊,低声却克制不住情绪地道:“我今天收到支票了!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过啊!我今天看到真的了!”

张顾寒忍不住笑起来,道:“那你看到有多少钱了?”

苏豆赶忙掏包,翻出信封,小心翼翼抽出里面的凭证,拿出来一看,刚好三万!

张顾寒挑眉,还没说话,却见苏豆愣了愣,讷讷道:“三万?”又转头看他:“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土豪家一出手就是一千万以上不带眨眼睛的。”

张顾寒哭笑不得地弹了弹苏豆的脑门,把支票收起来,塞回苏豆包里,叮嘱她尽早取出来,心里明白这是他那个老子瞧不上穷学生,觉得三万就能把一月花销不过一千块的苏豆打发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收了就收了,反正他老子也不缺这点小钱。

他问苏豆都聊了些什么,没有上来就询问有没有受委屈,因为他刚刚见苏豆,看她手里拎着个蛋糕脸色红润,不像有被莫名约见面的张父为难。

苏豆一口气全说了,包括张父态度的转变,张默芸妈妈买的蛋糕送给她,以及5.2说她刷到了张父的好感度。

张顾寒听完最后一句愣了下,边走边问:“好感度?”

苏豆:“是啊,你说奇怪不奇怪,你们张家人在我这里特别容易刷好感度,上次张小曲张默芸,现在还有你爸。”

以张顾寒对他那个老子的了解,还真不好解释这种好感度从哪里来的,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外加他在苏豆这边向来有一种奇妙的自信感,于是不作他想,很快将这些都归功于——

因为苏豆气质亲人吧。并且,谁让是他张顾寒挑的女朋友,他挑的女朋友,张家上上下下当然都得喜欢。理所当然么。

还真是一贯的迷之自信。

张顾寒又对苏豆说,以后约见提前告诉他,他觉得没必要见就不必见了,不方便拒绝他亲自来和张家那边说,两人正聊着,张顾寒电话响起来。

接起来,才发现是他大哥的,

张煜凌一上来就问他:“老头子悄悄约苏豆了没有?”

张顾寒:“嗯,刚聊完。”

张煜凌又接着叹口气:“我打苏米电话打不通,大概正聊着。”

张顾寒疑惑地看了眼苏豆,问电话那头道:“苏豆的姐姐?这有必要吗?”

张煜凌:“当然有必要了,一个你的,一个我的。”

张顾寒呛了一口,他原本以为老头子见苏米是因为苏豆这边,现在一听才清楚:“你和苏豆她姐?”

张煜凌:“这个……说来话长,哎其实也不长,都是适龄单身男女,约会恋爱怎么了,就许你们学校里的小白菜小青菜处对象,大龄男女青年也有恋爱自由吧。”

张顾寒无语地吸口气,终于忍不住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那是我女朋友的姐姐,你好歹口下留情吧!!”

苏豆看了看天,表示你忙我琢磨下那朵云是什么形状。

张煜凌被弟弟凶了一句,怒回:“这话你该和苏豆她姐说,她是兔子!我才是那个可怜的被叼走的窝边草!!我是被泡到手的那个好吗??!你搞清楚再胡说八道!”

张顾寒沉默了一下,又缓缓开口:“哦,那你还能有点用处吗?”原来苏米才是强悍的那一位。

张煜凌被噎住,都快要怒而掀手机了:“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我现在和你说的老头子那边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张默芸刚刚才通知我!”

张顾寒:“哦,我不知道苏米的事,张默芸也没和我说。我这边没问题接到苏豆了,还收了三万的支票。”

张煜凌重重一叹:“完了。”

张顾寒心说什么完了,就听电话那头,他的兄长用一种看破生死的口气道:“要是老头子耍花招却只肯甩一张三万的支票给苏米,我觉得……”

苏豆和张顾寒同时伸长了耳朵。

“我觉得,苏米她肯定会当场把那支票扔进垃圾桶,才三万,也太他么少了!”

苏豆赶紧对着电话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张叔叔给钱又不是在走你想的那种电视剧流程。就是,就是”她努力相处一句合适的措辞:“就是,给着随便花花玩儿的吧。”那三万真的非常多了啊。

张煜凌听这话琢磨着不太对,难道老头子不是找姐妹两个麻烦的,是去投诚的,这不太可能吧,不像他们老子的风格啊,于是索性说他马上来学校,到了再商量。

而等他到学校的时候,苏米早拎着一盒蛋糕在学校南门和苏豆、张顾寒会和了。

张顾寒、苏豆的关系他们两位的兄长亲姐一直都清楚,然而张煜凌和苏米的事,竟然到现在才曝光。

于是,苏豆看苏米,张顾寒看张煜凌的表情便微妙了起来。

而苏米早一步和他们会和,对她和张煜凌拍拖的事毫无隐瞒的意思,大龄熟女特别坦然,直接道:“哦,就是差不多你们开学的时候吧,无意中有了联系,我这不是空窗期太久,觉得大好人生不能全部蹉跎在工作上,张煜凌刚好还长得挺符合我标准的,索性就泡泡看了。”

苏豆多么想提醒她姐,张顾寒她哥不是茶叶,能不能不要公开场,尤其当着张顾寒的面用泡这个字。

做姐姐的一眼看透苏豆在想什么,耸耸肩,十分无所谓地直接开了口:“哦,也可以用睡这个词。”

苏豆:=口=

张顾寒:“…………”果然啊,他哥现在真的老了,没多大用处,只能当被泡的那个了。

再等张煜凌停车会和,苏豆和张顾寒齐齐看他的表情就十分微妙了。

张煜凌一下子感受出这两道目光的探究之意,转头看向苏米:“他们,怎么了?”

苏米吃着张家给的蛋糕,特别淡定道:“哦,没什么,大概惊讶于你失身的速度之快吧。”

张煜凌差点把下巴砸在地上,朝苏米使眼色,低声道:“有必要公开和这些小的说这些?”

苏米奇怪道:“这不是你说的吗,做兄姐的要在弟弟妹妹面前立榜样,我这不是给我妹妹示范怎么早点睡到男神吗?”

苏豆本来事不关己在旁边看他们斗嘴,笑眯眯的,听话题一转转到她这里,差点膝盖一软给她姐跪下去。

而张顾寒却恍然,在这一点上不愧是亲姐妹啊,只是一个已经得手了,一个还在迫不及待等候预备中。

四人搓麻将一样摆了一桌,结合从张默芸那边打听到的消息,讨论今天这场约见。

从苏米苏豆和张父见面的具体内容来看,不外乎张煜凌张顾寒理解的那样,当老子的开始蠢蠢欲动,想让两个儿子回来了。于是从女朋友下手,也好事半功倍,最好一本万利。

只是这场约见的结果都令大家觉得意外,张父无论从过去的人品还是现在的处世来看,实在不像个能客气优雅的,可对苏家两个姐妹这么客气礼貌,还真叫人琢磨不透。

再深究这场见面的始因,苏豆就觉得很奇怪:“张默芸是认识我,但她不认识我姐啊,我姐的事连我都不知道,张家是怎么知道的?”

说起这事儿,张煜凌和苏米便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是啊,他们两个正拍拖在最火热的时候,确实经常约会,可谁都没向身边人提起过,谁知道?谁透露给了张家?

张顾寒突然想起某天半夜自己耳边冒出的那个童音,懒懒地问他知不知道大哥谈了个女朋友,他抬眼,刚好张煜凌望了过来,兄弟两个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而苏米和苏豆也想到了同一个她们都认识的熊孩子。

张!小!曲!

市区公寓。

张煜凌的助理小陈正在剥桔子,把白色的经络一点一点撕干净,一片肉囊一片肉囊塞到旁边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的张小曲嘴里。

张煜凌这个助理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刚刚毕业一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特外斯文,而在张小曲眼里,便属于不用害怕他可以使唤的范畴。

张小曲那撇着的一条腿晃了晃,道:“小陈助理,你跟着我哥上班这么久,在公司里打过小报告吗?”

小陈助理很奇怪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而他的心性反而比张小曲简单,以为孩子是在学校里看到同学打小报告了,便憨厚的笑笑道:“没有,我们公司不大,同事之间关系都挺简单的。”

张小曲低声嘟囔道:“那多没意思。”

小陈助理没停到,自顾说:“再说了,大家都知道,张师兄,就是你大哥,脾气不好啊,他最讨厌身边人乱传话了。”

张小曲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弓起脖子,一连打了一串喷嚏:“啊嚏啊嚏啊嚏……!”

小城助理依偎他鼻子痒,抽了几张纸递给他,又起身去关窗户。

62.2的声音缓缓哆嗦地响起【小曲,你快逃吧。】

张小曲心里嘀咕:“说什么呢?说清楚啊。”

62.2【快逃啊!】

正说着,公寓大门啪嗒一声被打开,率先进来的是苏豆,紧跟着,是与张小曲在张煜凌办公室仅有一面之缘的苏米,最后张家两兄弟也前后脚走了进来。

小陈助理看到老板回来了,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关好窗户,说桌子上有橘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苏豆则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张小曲旁边。

小崽子意识到什么,脑子里飞快地一转,小眼珠子又提溜扫向苏米。

他这个时候还特别自认聪明地想,大哥的女朋友一看就不好说话,相比二哥这个女朋友有时候的表现就和刚刚走的那个小陈助理差不多。

可他还没吭声呢,苏豆就笑眯眯看向他,说:“小曲啊,你认识那个姐姐吗?”苏米站得有些远,正脱自己的西服外套。

张小曲见准时机,立刻要和苏豆站同一条船,低声乖巧地做墙头草,同时挑事儿道:“豆豆姐,那个姐姐,我大哥的女朋友,她说过你坏话呢!”

苏豆心说这一幕还真是眼熟啊,上次这小崽子不是还向张默芸打小报告,说她天天没事做抽张顾寒吗?做起打小报告这种事,这小屁头还真是格外顺手啊!

苏豆微笑着摸了摸张小曲的脸,同时指向苏米,一字一字格外清晰道:“来,姐姐给你介绍一下,那边那个你大哥的女朋友呢,她叫苏米,我呢,你二哥的女朋友,我叫苏豆。你大哥是你二哥的亲哥哥对吧?嗯,苏米也是苏豆的亲姐姐啊傻孩子。”

正说着,苏豆面带微笑卷着袖子走了过来,一屁股在小崽子另外一侧坐下。

张小曲突然在这一刻明白62.2那个逃跑的提示了,这是需要逃跑吗?这根本是要去逃命吧!!

张小曲跳下沙发就想跑,恨不能朝这他两个哥哥喊救命,张顾寒却在和张煜凌讨论桌子上的橘子哪个更红。

苏米则一把拽住小崽子的衣服,把人按了回来,同时抬起自己的芊芊玉指,和苏豆一样,一字一字清晰无比道:“听说你麻麻不在国内照顾不到你?长嫂如母嘛,你有两个嫂子,就是多了两个妈。以后我和我妹妹两个就负责你的日常生活和功课,一三五苏豆来看着你写作业,二四六我来,等到周日啊,刚好都有空,我会把你两个哥哥也叫上一起辅导你写作业,保准让你的生活从今天开始变得格外充实,小曲觉得怎么样啊?”

张小曲觉得一个大写的绝望摆在眼前,恨不得再次当场离家出走,内心中却愤怒地嚎出了一字:“——不!”

END

《拐个男神当老公》无错章节将持续在438中文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438中文网!

喜欢拐个男神当老公请大家收藏:(m.438zw.com)拐个男神当老公438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 资本剑客 覆手繁华 四爷正妻不好当 大帝姬 苍穹之上 你这条锦鲤我抱定了 请魅惑这个NPC 梅花烙·恶女难驯 重生之财源滚滚 恰似寒光遇骄阳 比克斯魔方 小爷无处不在 悍戚 白氏药庐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那个大佬回来了 盛世妆娘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佞妆
经典收藏 偏向瞎子抛媚眼 许你独一无二的例外 不乖我就吃掉你! 他与繁花共生 若春和景明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 甜系初恋 被迫跟顶流恋爱后我爆红了 有个女孩叫夏桐 腹黑 言笙记 你好消防员 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重回初三 花瓶记 我才不怕你呢 贝姐有毒 反派他做人不讲武德 那时的我们正值青春年华 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
最近更新 于他掌心骄纵 神明今夜想你 甜系初恋 偏向瞎子抛媚眼 爱在樱兰幽灵公主 言笙记 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 腹黑 我的青春你的城 许你独一无二的例外 我粉丝是帝国第一 时光的最后一秒 重生八零甜宝妻 你好消防员 陆爷家的小可爱超甜 彩虹在转角 雪滩双鹭
拐个男神当老公 萝卜兔子 - 拐个男神当老公txt下载 - 拐个男神当老公最新章节 - 拐个男神当老公全文阅读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